EVERY

头像photography by逍遥散人
想用文字画漫画
隐秘妄想堆积处^^墙头遍地,写文图自己开心,喜欢就一起开心
谨慎关注
是每一

杰佣/弟弟(上)


放飞自我私设年下paro
呆比杰
慎入慎入

又来了。
奈布手臂拦着脸,一步一步退到墙角。
一直退到蹲下来。
面前长腿高个也跟着蹲下来,还把手撑在下巴下面,脸一歪,帽子顺着倾斜,却被面具卡了一下,空空白白的脑壳从另一边帽檐露出来。
他伸手,把帽子顶回去,就着这个姿势看着眼前的人类,伸出左手。
奈布眼前只有挥下来仿若削铁如泥的爪子,不可避免地瑟缩了一下,随即闭上眼睛,从容以赴死之姿相迎。
“?”杰克看着手上锋利的爪尖,默默抓了抓空气似的收回去,拈着尖端接替了扶帽子的那只手,重新伸出一只手,摊平手掌以示没有恶意。
奈布悄悄睁开了一只眼观察他的动作,冷汗滑下来,像上次一样,从刚抓了一把攥在手里随时准备作暗器攻击的碎石里挑了一颗,放在他的手上。
面具上的眼睛眨了眨,随即弧度细微地眯起来。
扁圆扁圆的。
奈布松了口气,杰克这是——笑了。
应该就会放过他了。
谁知道那只手伸去了他身后,在他惊恐的瞪视下将他手指一根一根掰开,把他紧紧拥在掌心的石头倒掉,拉过跟前,自下揭开面具,就在奈布以为他要摸清自己的手指指节再沿着分块切下来的时候,一股轻柔包裹着冲击感的气流有些凉地,席卷他掌心红痕粘腻的汗和灰,炸开一阵火辣辣。
“……”奈布无甚波动的面部肌肉蒙上了一层浅浅的红。
或许是因为汗出得太多了。
他警惕地一丝一丝从那只手套里抽回自己的手。
却没有成功,无名指遗漏在杰克食指拇指的最后一个指节,怎么也退不回来。
“你……松手。”
然而杰克只是拈着他的指尖就那样看着他,像是看了很久很久,而此后也不会转移目光,就那样一直看下去。
眼睛扁扁的。
奈布狠狠心,咬着牙又抓了一把石头,这次不再手软,直接冲着糊他一脸挥了出去。
手指的力道松开了,他趁着杰克慌忙卸下面具擦拭的空档,手臂抵上墙从他身边飘忽若风地几个闪移而去。
杰克没有追上来,而门开了。
他一边奔跑,一边回想起那个动作,在风里渐渐与小时候的回忆严丝合缝地重叠——
简直就和他弟弟抓他衣摆,想要他陪自己一起玩的时候,一模一样。
tbc
7.18↭every
能接受这种半吊子杰佣既视感就太好了,感谢你们

评论(2)

热度(8)

  1. 蜉溺袭EVERY 转载了此文字
    自抱自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