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

头像photography by逍遥散人
想用文字画漫画
隐秘妄想堆积处^^墙头遍地,写文图自己开心,喜欢就一起开心
谨慎关注
是每一

瑞金/格瑞是一个很理性的人。2(完结)


∇内有:儿童节礼物
∇配料: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设定+一点儿也不恐怖的血腥要素+抖假机灵+一点儿也不浪漫的无脑小甜饼
∇其他:不看上篇可能不会有影响,吧?想看可以评论找
一句话雷安注意
∇主要内容物:业余赏金猎人小格瑞×???小小金

中午,格瑞去公会接活儿,作为一名活动时不涉及犯♤罪行为的业余赏金猎人,他的工作比较轻松,狩猎魔兽虽然是他修行的一部分,但因为登格鲁星的某些地区魔兽活动过于频繁,造成了严重影响,他有时也顺便籍此解决口腹之欲。只不过轻松的任务总是很抢手,这种时候他总会早早到地方去挑选任务,以免被抢先。而所谓业余,中午就是大伙儿能到的最早时间,他们大多身兼数职,格瑞甚至见过既兼杀♧手又兼保姆而本职骑士的人。
他照顾的是一位立志成为海盗的小王子。
格瑞在众多海报里面相中了一张没有图的。
格瑞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一般不会强行自己力所不能及之事,剩下那些海报里的魔兽级别之高,看一眼就知道能解决它们的人于他而言难望其项背的,他通常不会去贸然挑战。
而这张海报之所以没有图,虽然不排除发布悬赏的人因过于恐惧而无从下手,但更可能是因它的特征极为明显,靠文字描述可以迅速确认,且危险级别低,易狩猎。
这里虽然是一个业余赏金猎人分散性的公会,但能够领取任务的人从挑选任务到完成,全程都得靠自己的专业判断,所有任务的危险级别都不会在海报上给出,格瑞重新浏览了一遍所有海报,确认选择之后走近,伸手,准备将海报撕下来的时候,发现角落的一行小字。
“任务极其危险!请您谨慎选择!”
他的动作停止了片刻,而后毫不犹豫地将海报撕了下来。全凭理性生活的人,偶尔也会被自己的理性欺骗,曾经因为这样类似的提示止步,错过难度并不算艰巨又能够充分锻炼他的一次任务,他后悔了,所以现在不会再因为过于谨慎而畏首畏尾,反而更坚定要拿下这次任务。
因为这样的提示不是由于比他早看中这个任务的人一时被杂事缠身但能够迅速解决为了不让别人抢走任务而故意在海报上危言耸听,就是实名登记制让悬赏人因认为给太过简单的任务提供高悬赏金会让人觉得他胆小而感到丢脸所以故意为之。
谁让他们是个不集中管理的闲散不,分散性公会呢。
说起来,这份任务的悬赏金,若是根据他对这只魔兽危险级别的判断来评价,实在是高得离谱。
这个公会的原则是“能者多得”,即危险级别越高的任务提供的悬赏金应越高,有经验的猎人可以以此作为一项判断依据来选择任务,至于新手,也算做了个入门考试,想要从事这种通常是高危的职业,如果不长点心眼,眼高手低冲着高悬赏金进这个门,其实惩罚也不重,多数都是吃个教训,只是总会有那么些人被这教训吃得渣都不剩。
当然“能者多得”原则从来不区分什么新手老人,也有不少冲着高悬赏金来又确实有能耐的新手一战成名,此后无数私活儿自己找上门去,钱赚到手软。
格瑞拿着海报去窗口交了押金,押金数额不大不小,说到底,最能够防止猎人接了任务却没完成就跑路的是一起抵押上的公会徽章,那个徽章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而先例摆在那儿,随意丢弃徽章之人会受到成为他永生折磨的惩罚。
法则能否维持稳定,其实在于猎人自己。
即便习惯在危机丛生中求生的猎人也普遍向往安定生活,不会拿自己的命来离经叛道。
小黑屋里的人穿着不变的黑袍,薄软的头罩依旧盖住鼻子以上的部分,露出一点鼻梁,发出几十年(格瑞有怀疑过是不是几百年,别奇怪,有时候所谓超越理性的东西其实更符合理性)不变的桀桀怪笑,“小子,你很勇敢啊。”
“?”格瑞无波无澜的双眼中情绪不变,等他的单子,只不过视线在黑衣人脸上长久集中让他仿佛正在询问。
黑衣人手脚利落地做好登记工作,把单子交给他,“限时三天,任务愉快。”附一个只看得到嘴唇,此时不知为何格外意味深长的微笑,又轻轻侧头,重新对下一个猎人发出桀桀怪笑,以示送客和欢迎一般。
格瑞对这位本就不正常的公会员工的反常没有多加关注,虽然黑衣人给出的预测时限总是很准,他也不会真的用上三天,姑且当他看自己本月首次开张而在调侃。在门口排了会队揣上两个热腾腾的包子,格瑞轻身上路。
傍晚,他到达了海报上写的地址,这是一片光秃秃的森林,枝桠高高地横斜交错,明明是夏季,树叶已经掉光,染了秋色的地面踩上去有种分外的厚实,深一脚浅一脚。
看来确实有魔兽肆虐。
他略加思索,踏进了森林。
没了树叶的遮挡,夕阳虽然被树枝劈得七零八落,光依然照在前路上清晰可见。既然是低级别的魔兽,那就一日往返吧,缩减任务时长对他未来在猎人排行榜上排名的提升也有帮助,毕竟榜上排名越高,挑选任务的权限越大。
虽然他的日常是修行,但他也不能不提早给自己想想解决意外麻烦的后路。
比如,若他因意外急需一大笔钱,他就要有挑选高悬赏金任务的权限。
比如,若他被卷入和自己无关的犯♤罪事件,假如他不是无名小卒,而是榜上有名的赏金猎人,那么他就能尽早摆脱(压迫消除)嫌疑。
而之所以产生了这类打算,一切都与他早上遇到的意外有关。
肚子饿了。
他找了一处比较阴凉的地方坐下,摸出一个包子,掰开,是肉馅的。

“早餐吃了什么?”
“包子,肉包!”

那个家伙,真好呢。格瑞盯着包子,不由得感慨。他的眼前有一个金色的脑袋,毛茸茸。
只有小时候得到过足够的,来自家庭或外界或,全部的关爱,才会有那样光明到洋溢幸福的情态。
他那时所谓拿命威胁的调皮,也不过是宠坏养成的天真,家人不久就会去接他吧,然后和家里人继续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还能是怎样?
在昏暗的厨房里,血流淌落流理台,滴答滴答,父母手持刀具对峙,瞪得血丝爬满眼球,头发凌乱,耳鬓参差不齐,衣衫割裂数道,失去疼痛,失去知觉,只想怎样才能把对方的头砍下来。弟弟再也无法忍耐,夺过刀狠狠插♧入哥哥的背,再拔出来,一下一下,血流喷涌,再次溅上橱柜干涸的暗红斑点,滴答滴答……
金发的少年在黑影猖獗的房间抬起了头,脸上挂着歪歪的笑。
眼神冰冷地兴奋。
格瑞摇摇头,手掌不自觉地用力收拢,肉汁从指缝滑落,他如梦初醒,魔兽出现了,它在试图精神控制!
格瑞迅速用手帕擦拭干净,察觉不对抓过刀立刻一个翻滚离开原地,站稳之后不意外地发现刚刚那地方果然被袭击了,他之前靠着那棵大树,枝桠密密实实的,没有百年历史却也不见得多年轻,竟然一击就倒。
格瑞反应极快,刀压在背上转身疾走,仿佛化成了影子,几步跳到了树上,果然,那棵树倒下之后,余波引起扩散的震颤,再晚一秒,他也会被波及,陷入被动。
他的手越过肩,握在了身后刀柄上,警惕地注意周围,缓缓地抽出海报。
四周寂静,连夹杂着热浪的微风都清晰可闻。
格瑞重新端详起海报,然而海报上的字越来越模糊,一瞬间抽去,金色的文字一个一个地缓缓浮现。

所属:登格鲁星15矿区
星座:射手
生日:11月25日
年龄:15
血型:B型
身高:161CM
体重:120斤
朋友:格瑞
爱好:姐姐
性格……
格瑞再也忍不住,嘴角抽搐……这是什么?
“格瑞,原来你叫格瑞……”
回声是很烦人的,而在如此空旷,四周又有树遮挡的地方,更是如雷在一阵阵不间断地贯耳,定力稍差的人能直接摔下树去。
格瑞反应过来,一摸,果然,猎人证不在。
“格瑞,你来和我玩了吗……”
“……金?”
“格瑞,你叫我的名字,我好开心,你承认我是你朋友了吗?”
“金,别闹,你出来。”
格瑞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哪怕在试探,哪怕握紧了刀。他想,一定不会。
它只是一个有名字星座生日年龄血型身高体重朋友……的魔兽。
不会是人。
更不会是,早上的少年。
那段记忆,不可能是那个少年的。
绝不!
格瑞迅速偏头,刀锋一转顶开飞速袭来的箭头,自己闪身退到另一棵树上。他冷冷地专注于眼前,却忽然发现——
肩上多出了一只手,一只软乎乎的手。
很有力地抓住了他的下巴,将他扭偏一侧,金色的发丝,而后是红色的眼睛,边缘至中心,色泽愈来愈浓,嘴角的弧度是孤岛轮廓上最尖的角。
“格瑞,我终于又见到你啦。”

番外1.后来
“格瑞,格瑞你等等我嘛!”
格瑞紧了紧装着两人行李的背包带子,面无表情地偏头看了一眼目光又被某摊子小玩意儿粘住,行李与脚程成正比的金。
没有回答,他转过头来,脚步又放缓了些。

番外2.结果
“你知道当年那个预猎人排行榜第二的格瑞后来怎么样了吗?”
“嗨,我知道,不是出任务的时候跟魔兽同归于尽了吗?”
“呸,才不是,他还活得好好的呢!不然你说奇不奇怪,他人也没回来过,徽章却消失了!我觉得啊,他是悄悄地回来,偷了徽章又走了!”
“你就吹吧在,黑衣人会让他全身而退?!”
“怪的就是这个,黑衣人也不知道,他的徽章是为什么没了啊。”
“嘿,这奇怪。哎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啊……”
“哪、哪个?”
“和魔兽相恋的人,魔兽会实现他的一个愿望。”
“这就更不可能了,这边的人都知道,格瑞一直在找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他提了这个要求,再把魔兽干掉回来拿徽章,不是更合理?”
“哈、哈哈也是啊……”
“说得也是喔!格瑞,为什么?”金扒在房顶窗上,从酒馆客人的闲聊里抬起头来,直直地看向格瑞。
目光充满不加修饰的全然信任,却纯真犹如利箭一样射出。
“你觉得是为什么?”
格瑞是一个很理性的人。
“我觉得嘛……”
一直都。
“我觉得是唔……”
一直。
这一片刻在一个吻里天长地久。

番外3.那时
“格瑞,我可以实现你一个要求的。”
“为什么?”
“不知道,就是觉得很开心很开心,姐姐找到她永远的好朋友那时,也实现了他一个要求。”
“那,你能不能赋予我消除他人记忆的能力?”
“诶可以啊!这个简单。格瑞你真好养,嘿嘿。”

番外4.真相
嗯,格瑞真的是一个很理性的人。

END
6.1 EVERY

儿童节快乐,给看到这里的大孩砸一个么么哒
就是瑞哥要找的东西他还是要自己找
魔兽金不能除,徽章不要也罢,毕竟除此之外他没有什么觉得是折磨的
而金那段他被改造为魔兽时强行塞入以作心魔控制他的扭曲记忆,被格瑞消除了
但金其实都知道,且为了给自己没提任何要求的格瑞一个愿望,找回了徽章,自己藏着。

评论(1)

热度(3)